• 家居人物網 - 匯聚家居精英、傳播家居文化、引領家居潮流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有約 > 人物訪談 >

    傳奇門王駱正任:推開一扇門(二)

    IMG_2160.JPG

    千川木業董事長駱正任

    他跑到北京、上海等各大城市推銷板材,卻收效甚微,賣不動。他沮喪萬分,卻又不甘心。

    人生就是這樣,當你山窮水盡疑無路時,又讓你看到柳暗花明一景。

    偶然之中,駱正任在市場上發現了一種門:實木門。它在外形、款式、工藝、功能等諸多方面都很新穎先進,又上檔次。而且買回來就可以安裝。他了解到,這是由香港投資云南一家木材公司生產的杉木門。他又進行了市場調查,這種實木門頗受消費者青睞。

    蘆山大量的冷云杉,特別適合做這種實木門。仿佛在黑暗中看到希望之光,駱正任精神為之振作。

    他花了500多元,買了一扇門,從外地帶回來。在對木門從外形到工藝徹徹底底解剖后,他覺得這是一條出路。此時的駱正任如一位運籌帷幄的將帥,胸有成竹。他預料到,決勝千里,就在這扇門。

    于是,他把剩余的木材全部拿來做成白坯門。所謂的白坯門,就是那個年代的門坯,安裝好之后再刷漆。當時他把做成的成品門在成都府南河市場賣,銷售不錯。他毅然砍掉木地板項目,大量生產實木成品門,在全國各地賣,很快打開了銷售渠道,木門生意風生水起。

    從木地板轉型做木門,自此,駱正任才正式與“木門”親密接觸,而一發不可收。

    他帶回來的一扇門,成為他推開人生成功之門的重要關鍵。命運為他關上一扇窗,卻為他打開了一道門。

    千川之門:打開一個世界

    機遇與挑戰并存,希望與困難同在。

    1998年夏天,中國長江中下游爆發特大洪災。國家隨即頒布了禁伐令,保護森林,禁止亂砍濫伐。樹木不能再砍伐了,雅安原本的原材料優勢蕩然無存。這一次,困難再一次把駱正任“逼”出來。

    井水總有干涸的時候,他不能做井底之蛙。為了打開更為廣闊的銷售市場和原材料來源市場,放棄了蘆山的經營之地,來到大都市——成都。時逢成都青羊區文家場招商,他抓住這個機遇,落地文家場,成立成都千川木業有限公司,開始了木制品生產與市場銷售為一體的經營,也正式開始了他的木門之路。

    為什么取名“千川”?駱正任的靈感來自于家鄉的山水。

    川是河流,有水就有山,有山必有水。蘆山縣境內河溪密布,最大的一條秀美而清澈的玉溪河,從崇山峻嶺中穿過峽谷,傍依綿延起伏的山巒,匯入到青衣江,緩緩朝東流去。靈氣聚集的山水,使這里林木蔥蘢,高聳入云的植被披覆的山,層層疊疊。

    從遠古先民對萬物的崇拜看出,中華民族是對萬物有親有故的民族。駱正任從小與山水的不解之緣,對每一條河流,每一座山,每一片草木,都是那么熟悉,早已有了親近而深厚的感情。

    他認為,大四川、大中國得天獨厚的優質木料,正是集千山神韻,納萬水精華,而連綿不斷地匯聚財富之門。

    “就叫千川!”駱正任拍板為公司命名。他要讓千川木業像水一樣源遠流長,川流不息。他崇尚老子“上善若水”的境界,希望自己能夠有海納百川的大胸懷,也希望自己的企業像水一樣滋養萬物,利益大眾。

    落地成都時,駱正任也經歷了許多困難。當時需要200萬元資金租地建廠房,他拿不出錢來,只有回家鄉向信用社貸款。而他之前的貸款還沒有還清。當地信用社堅決不予貸款,是因為政府原因,縣上有規定,不能支持外地企業。他找到縣長,陳述理由,雖然公司遷到外地,但是從本地出去的。只有繼續支持他,才能得到發展,信用社的貸款才能全部還清。在縣長的理解和信用社一位老朋友的幫助下,駱正任終于又貸到一筆款30萬元。

    成都當時條件簡陋困難,分兩次租的26畝地作為生產場地,廠房就是木頭搭的木架子,蓋上石棉網,工人就在下邊生產木門。一邊生產,一邊擴大,就這樣,千川木業在困難中邁出了第一步。

    駱正任事業真正的轉折點是在2000年的年初。這次他帶著幾套成品門參加了北京一個建材博覽會,他萬萬沒有想到,最后竟然獲得了“中國建材世紀精品”這個大獎。這是一個巨大的鼓舞,更堅定了他的信心。而這時候,中央部署西部大開發戰略開始,全國將大范圍進行基礎設施改造。敏銳的駱正任又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機遇。

    他把所有的地板、板材項目全部砍掉,專注做成套高品質木門。確定生產目標后,就以成都為大本營,開始了全國推廣成品門之路。

    任何新生事物的產生,往往不是一帆風順的。成品門在當時依然受到了多方面的制約,這一條路一走又是五年,整整五年的時間才讓裝飾公司及消費者真正接受了成品門的優勢,千川的品牌形象逐漸深入到千家萬戶,獲得了廣大用戶的肯定。

    2007年,駱正任創建的千川木業成都生產基地正式落戶國家級園區溫江海峽科技園,后來又在湖北紅安建設了近400畝的華中生產基地。

    經過30余年的發展,目前,千川木業成為省內起步最早、規模最大的實木門生產企業,綜合實力居中國西部榜首,國內綜合排名位居前三,公司生產的“千川”牌木門系列產品被四川省政府授予“四川名牌”榮譽稱號。

    2016年,千川木門全年銷量高達7億多元。在市場經濟疲軟的情況下,駱正任帶領千川,一路高歌猛進,穩健地占領市場高地,將千川木門發展為聞名全國的木門品牌,深受各地消費者的青睞,并朝國際品牌邁進。

    駱正任追求的是“綠色、環保、健康、安全”的高品質木門,倡導千川木門為千千萬萬家庭帶去健康,帶來品質家居生活。一個杰出的企業家,他的價值不僅是追求利潤,更應是社會責任與擔當。駱正任肩負對社會與自然環境負責的重擔,誠實守信,熱心公益,綠色發展,在中國民族產業和中國木業中獨樹一幟,成為一位木業先鋒。

    2015年,駱正任憑借在中國木業30年做出的輝煌成就,以無可替代的領導作用和突出貢獻,被授予“中國木業30年功勛人物”,2016年被評為“四川十大杰出民營企業家”。

    獲此殊榮,駱正任實至名歸。從一個小木匠到成功的企業家,從一扇門到千門萬戶,這絕非偶然。逆境和困難成就了一切杰出的人。沒有哪一個成功者能夠輕易地到達目的地。他們都是經歷了艱苦的創業,戰勝各種困難,才能敲開成功之門。

    在他身上,不僅折射了一個杰出企業家對夢想的執著追求,對身處時代變革的大膽嘗試與創新,更凝聚了中華民族難能可貴的工匠精神。

    幾千年來,工匠精神一直流淌于中華民族的血脈中。從遠古石器時代開始,從陶器、玉器、木器,到深刻影響世界的“四大文明”,一部中華造物文明史凝聚著歷朝歷代工匠們的智慧和創造,從蜿蜒萬里的長城,到驚艷世界的故宮;從澤惠千秋的都江堰,到巧妙絕倫的趙州橋……這些珍貴的歷史遺存成為工匠精神的化身。以魯班、李冰、蔡倫、畢昇等為代表的大國工匠,締造了中華輝煌的造物文明,造就中華民族的百業興旺,燦爛著歷史的天空,星光閃耀。

    工匠精神是民族文化精神的重要支柱。中華民族艱苦奮斗、堅韌不拔、追求卓越的民族氣質,是工匠精神的重要內容。在莊子筆下的寓言里,無論是庖丁解牛,還是捕蟬者粘蟬,“大匠取法焉”。就根本而言,匠人精神就是法道的修為,達到心齋坐忘、無我相忘的境界。簡單說,工匠精神是一種執著專一、堅定踏實、精益求精、摒棄浮躁、寧靜致遠、勇于創新的思維、意識和精神理念。

    中國需要工匠精神,需要工匠型的企業,工匠型企業家。駱正任,一個從山村走出來的木匠,到成為中國木業先鋒,杰出的企業家,正是這種大國工匠精神促使他叩開成功之門。長期以來,他把“踏踏實實做人,兢兢業業做門”作為企業的理念,把堅持不懈、精益求精、勇于創新的工匠精神,作為企業的文化精神。

    駱正任做事認真、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完美。他又是一個性格很直的人,當見到工人沒有領會他的要求,產品不符合標準時,他便大聲批評,直到工人做出的產品滿意為止。

    他鼓勵員工,再大的困難都要堅持下去,只有腳踏實地,精益求精,產品才能經得起市場的檢驗。

    千川公司有一幅醒目的電子橫幅:將帥無能,累死三軍;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駱正任不是將軍,卻有大將之風。他深知,一個無能的將帥,只能累死三軍;而智慧的將帥是胸有韜略,謀定而決勝千里。

    在市場競爭激烈的當下,駱正任語話軒昂:“沒有競爭,世界就沒有精彩。只有競爭,世界才會多姿多彩。”

    企業要具有競爭力,唯有創新。這是駱正任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戰略和底氣。在駱正任的率領下,千川工人如神勇的天兵天將,個個技藝精湛、身懷絕技。他們匠心獨運,勇于創新,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木門神話。精致華麗的唐風系列、典雅浮華的歐風貴族系列、帝王般霸氣的中式宮廷系列,一扇扇“門品”活色生香,走進千家萬戶。

    大國工匠精神的傳承,是中華民族文化的傳承。當下社會重提工匠精神,重塑工匠精神,是中國企業生存、發展的必經之路,也是千川堅守工匠精神源源不斷的動力。

    剪不斷的是鄉情,舍不下的是故園。駱正任是從家鄉雅安市蘆山縣走出來的企業家,家鄉永遠是他的根。詩人艾青說:“為什么我的眼里常飽含淚水,那是因為我愛你愛得深沉。”

    故土難離,鄉情難舍。如何加快雅安的發展步伐,牽動著著駱正任的赤子之心。他說:“回望歷史是一種智慧,回歸傳統是一種精神,回報家鄉更是一種情懷。這個時代,需要這樣的情懷,需要一顆有責任、有擔當的赤忱之心!”

    蘆山山巒疊嶂,絕壑飛瀑,終年云霧繚繞。著名的蒙頂山茶就在離蘆山不遠的雅安名山縣。目前,駱正任在蘆山建起有一定規模的蘆山茶葉基地,打造茶葉品牌,讓蘆山茶走向世界。建設家鄉,幫助家鄉發展致富,是駱正任念念不忘的初心。

    2013年4•20蘆山地震,從縣城到各個鄉鎮災情嚴重。千川木業成都生產基地員工中,當時有595名來自蘆山,其中又有很大一部分來自震中龍門鄉。

    駱正任在第一時間組織員工返鄉參與救援,加入到抗震救災的隊伍中。他同時通過設立臨時娃娃學校,安頓員工子女。在災區,千川木業組織的救援隊幫助老百姓搭帳篷、送物資、熬稀飯、慰問解放軍,和大家一起攜手共渡難關。

    回報家鄉,對社會承擔的責任,是駱正任的自覺擔當,也是一個優秀的企業家所具有的品質,難能可貴的情懷。

    在駱正任的帶領下,千川木業連續十一年榮膺中國木門30強,一路擴張,發展壯大。帶動四川雅安、溫江、湖北紅安等多地的大量農業人口轉化為產業工人,為無數家庭創造了良好的經濟收益,明顯改善進城務工的農村人口的生活條件,為當地子女解決了就學問題,還培養了一大批新型技術型工匠,為國家培養了大規模的產業化工人。

    駱正任說:“企業做大,也是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做的更大,對社會的貢獻就更大。”

    這是一個企業家的胸襟,也是一個企業家的境界。一位哲學家說:“揚名天下并不是最偉大的企圖心,愿意將整個人類提升到另一個層次,才是更可敬的企圖心。”駱正任的企圖心,就是讓千川木門提升每一個家庭的生活品質,讓人們棲居的地方有山水和遠方。

    門外是喧囂的世界,門內是寧靜的一隅。狹小的角落,卻足以容納廣闊的空間,呈現萬千氣象。千川木門,把山水裝進千門萬戶,把風景帶進每一扇窗口。大唐的古風、中世紀的浮華、簡歐的風情、鄉村的稻田氣息…….觸摸一扇扇木門的自然紋理,仿佛觸摸久遠而柔軟的時光。

    駱正任推開了一扇門,卻打開了一個豐饒的世界。他正在使這個世界有所不同。

    人生有無數條路,并不都是直路坦途,總會有曲曲折折。懂得轉彎,才是最可能成功的人。在創業的路上,駱正任懂得,轉彎是為了尋找一條正確的路。在不斷地探索和對夢想的追尋中,他找到了這條路。

    這條路帶他披荊斬棘走進成功之門,寫下自己濃墨重彩的人生華章,成就著自己的傳奇。

    因為他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

    作家簡介

    曹蓉,女,筆名水湄。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省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成都市武侯區作家協會副主席、巴金文學院簽約作家、成都市文學院簽約作家。從事散文、傳記、小說創作。著有散文集:《流浪的云》和《月亮的鞭子》(分別獲海外和四川文學獎);長篇傳記文學《我是中國人》、《大道恩威——薛永新傳奇》、《高道李真果》、《薛永新傳》。暢銷小說《梔子花開》。其作品清麗、婉約、空靈,將生命、情愛與自然一起交融和燃燒,形成中國文壇獨特個性的藝術風格。





    分享到:

    伟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