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居人物網 - 匯聚家居精英、傳播家居文化、引領家居潮流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有約 > 人物訪談 >

    周小川: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10月19日,在介紹如何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時,周小川表示,中國要重點防止“明斯基瞬間(時刻)”出現。 

       11月4日,央行官網刊發了周小川《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的文章,

    一、關鍵句: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

       應對系統性風險,主題是防范,關鍵是主動。改革開放是主動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的歷史經驗和未來抉擇。

    二、對當前金融風險的判斷 

       總體看,我國金融形勢是好的,但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金融領域尚處在風險易發高發期,在國內外多重因素壓力下,風險點多面廣,呈現隱蔽性、復雜性、突發性、傳染性、危害性特點,結構失衡問題突出,違法違規亂象叢生,潛在風險和隱患正在積累,脆弱性明顯上升,既要防止“黑天鵝”事件發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風險發生。

    三、金融杠桿與流動性風險/房地產價格泡沫化

       高杠桿是宏觀金融脆弱性的總根源,在實體部門體現為過度負債,在金融領域體現為信用過快擴張。2016年末,我國宏觀杠桿率為247%,其中企業部門杠桿率達到165%,高于國際警戒線,部分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突出,“僵尸企業”市場出清遲緩。一些地方政府也以各類“名股實債”和購買服務等方式加杠桿。2015年年中的股市異常波動,以及一些城市出現房地產價格泡沫化,就與場外配資、債券結構化嵌套和房地產信貸過快發展等加杠桿行為直接相關。 

    四、債市

       債券市場信用違約事件明顯增加,債券發行量有所下降。信用風險在相當大程度上影響社會甚至海外對我金融體系健康性的信心。

    五、金融機構

       一些金融機構和企業利用監管空白或缺陷“打擦邊球”,套利行為嚴重。理財業務多層嵌套,資產負債期限錯配,存在隱性剛性兌付,責權利扭曲。 

    六、金控平臺

       各類金融控股公司快速發展,部分實業企業熱衷投資金融業,通過內幕交易、關聯交易等賺快錢。 

    七、互聯網

       部分互聯網企業以普惠金融為名,行龐氏騙局之實,線上線下非法集資多發,交易場所亂批濫設,極易誘發跨區域群體性事件。

    八、金融“大鱷”

       少數金融“大鱷”與握有審批權監管權的“內鬼”合謀,火中取栗,實施利益輸送,個別監管干部被監管對象俘獲,金融投資者消費者權益保護尚不到位。 

    九、統籌監管

       “鐵路警察,各管一段”的監管方式,導致同類金融業務監管規則不一致,助長監管套利行為。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缺少統籌監管,金融控股公司存在監管真空。統計數據和基礎設施尚未集中統一,加大了系統性風險研判難度。中央和地方金融監管職能不清晰,一些金融活動游離在金融監管之外。

       充分利用人民銀行的機構和力量,統籌系統性風險防控與重要金融機構監管,對綜合經營的金融控股公司、跨市場跨業態跨區域金融產品,明確監管主體,落實監管責任,統籌監管重要金融基礎設施,統籌金融業綜合統計,全面建立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框架,強化綜合監管。

    十、貨幣政策

       要著力加強和改進金融調控,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為抓手,加強貨幣政策與其他相關政策協調配合,在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等方面形成調控合力。 

       貨幣政策主要針對整體經濟和總量問題,保持經濟穩定增長和物價水平基本穩定。宏觀審慎政策則直接和集中作用于金融體系,著力減緩因金融體系順周期波動和跨市場風險傳染所導致的系統性金融風險。 

    十一、股市

       拓展多層次、多元化、互補型股權融資渠道,改革股票發行制度,減少市場價格(指數)干預,從根上消除利益輸送和腐敗滋生土壤。加強對中小投資者權益的保護,完善市場化并購重組機制。

    十二、持證經營 

       金融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要強化金融風險源頭管控,堅持金融是特許經營行業,不得無證經營或超范圍經營。一手抓金融機構亂搞同業、亂加杠桿、亂做表外業務、違法違規套利,一手抓非法集資、亂辦交易場所等嚴重擾亂金融市場秩序的非法金融活動。





    分享到:

    相關推薦

    伟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