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居人物網 - 匯聚家居精英、傳播家居文化、引領家居潮流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例分享 > 成長企業 >

    共享單車創始人丁偉:在看守所說,余生只能靠自已!

        對于丁偉來說,現在是劫后余生的時刻。

        作為“富二代”的他頗喜歡折騰,去年底靠著父親的投資在南京跟風創辦町町單車。到今年6月底出事前,町町單車累計投放了超1萬輛。

        然而,隨著父親的企業資金鏈斷裂,町町單車不僅沒有了輸血方,丁偉本人也卷入了父親的案子,在看守所待了近40天。隨之而來的是町町單車的轟然倒塌。

        截至目前,町町單車仍有一萬多用戶的押金未退。面對押金退不出的問題,丁偉想以車來抵押金。然而因為股權變更,這位町町單車的創始人的言辭并不能作為官方回應。

       丁偉在接受創業家&i黑馬采訪時說,公司倒閉、家庭破產、女友分手,他現在除了一身債務和一條狗,已一無所有,而自己即將北漂打工。

    以下為丁偉對創業家&i黑馬的口述節選。

    一、第一次創業

        町町單車理論上來說是我第一個創業項目,在這之前我在上海幫忙打理我爸的珠寶店。但我才23歲,不太想賣黃金珠寶這些事兒。

        去年我爸來上海看我,發現我每天上班放著跑車不開,而是騎摩拜單車。去年8、9月份正是摩拜最火的時候,我爸覺得共享單車使用方便,商業價值也挺高。我也覺得挺好,于是就創立了町町單車。

    1.jpg

    丁偉(受訪者供圖)

        町町單車的車身設計是我主導的,我之前不是玩跑車嘛,町町單車的漆用的都是保時捷上的那種漆,輪胎都是實心胎。因此,造價除了摩拜沒人比我們更貴(創業家&i黑馬注:丁偉稱町町單車成本為1800元/輛)。我們前期投入了大概2000多萬元,全是我父母公司出的。

        我們接觸到共享單車項目的時候,摩拜、ofo各方給的官方數據是每天10次左右騎行次數、每次1塊。我們當時想著5毛一次、預估每天8次左右騎行次數,每天每輛單車有4塊收入。這樣算下來,僅靠單車的使用費用只要一年半就能全部回本。

        去年12月18號我們召開了第一場發布會,投放了第一批車。截至6月倒閉,町町單車鋪了1萬多量單車、有15萬用戶。

        我們是首家南京共享單車企業,今年過完年摩拜和ofo就進來了。我們根本沒辦法跟摩拜這種有大資本的主抗衡,他們一個月能鋪十萬輛,而我們總共才鋪了一萬輛。摩拜、ofo的車出門就能看到,町町單車出門左轉還得再找找。我們怎么跟別人打?!

        我們也去談過融資,但大的風投基本上都投摩拜和ofo了,不會再投其他單車公司了。我們只能找一些小的、實體公司談投資,最后還是沒談下來。

    但關于共享單車的未來,我的設想和摩拜他們正在走的路算是不謀而合。

    一、我曾設想和南京公共自行車合作開發共享電電車,用他們的圍欄保障充電和維護;

    二、在共享單車積累基礎用戶群基礎上去做共享汽車;

    三、和高德合作。把共享單車、電單車、共享汽車全都合在高德上去,打造出南京一個完整的出行體系。這樣的話,不管我有多少單車,我肯定不會被其他公司打敗。

        此外,我們獲得的用戶數據后,也可以為商家進行精準推廣和導流。數據上的應用太廣了,什么都可以涉及到。

        現在摩拜不也宣布用共享單車的基礎用戶做共享汽車、ofo和高德合作了嘛。摩拜、ofo有那么大的智囊團,要錢有錢、要人有人,但發展方案其實跟我想的差不多。

    就因為缺錢,這個事兒沒成。我覺得特別可惜和不甘心。

        不過我一點都不愧疚,因為我沒有偷懶。每一次組裝車、鋪車我都親自上。晚上鋪車到凌晨五四點,白天還去開關于規范停車會議、交通部各種會議……還得談融資和商業合作。每天都是風里來雨里去。打心底來說,我很想把這個事兒干成。

    二、生死變局

    町町單車會倒閉,是因為我父母公司作為輸血方資金鏈斷鏈。

        我爸媽的公司是做投資理財,做一些社會融資。我們在泰州有一家保險財富、大概有20多家門店的規模。這家公司倒閉了,老百姓到期的、沒到期的都過來取錢,不管這個錢有沒有收回來。

    借款人們一看我爸公司出事了就都不還錢了,還錢的那些也是欠100萬只還50萬還要求當面撕毀借款合同的那種,但逼得沒辦法只能接受。我爸拆東墻補西墻,還去借高利貸還款,最后整個公司就拖垮了。

        我在4月底就離開了町町單車。當時,我知道爸媽公司經濟上周轉不開,但我不知道問題這么大。我爸媽公司在泰州,要錢的已經找到南京來了。有一天我爸正好去天津車廠了,就我在公司。他們那幫人一上來二話不說就扇了我兩巴掌,我當時都被扇懵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問我爸他也不說實話,就說撐得住、撐得住、放心沒問題。

    2.jpg

        我在町町單車擔任執行董事,但錢款收支都是我爸在管,用戶押金充值到微信和支付寶上平臺上都綁定的是公司銀行卡,這個卡我爸任命的副董手上,網銀在我爸媽手上,我根本碰不到公司的財務,也不知道財務情況。

    當時町町單車已經有15萬用戶,押金保守就得有3000萬元。我當時也很怕,因為我也不清楚父親究竟有沒有動用町町單車的押金。我想要財務權,但我爸不給,其他事兒也不告訴我。我很生氣,大吵一架之后,我就帶著核心人員撂手不干了。這才有4月底股權轉讓的事兒。

        町町單車最后只有1萬多用戶沒有退押金,我估計他們是真的拿不出錢了。很多人還去聯名報案,但公安局沒有立案。警方的調查結果顯示,我們是正常的公司經營不善的倒閉事件。因為我爸在町町單車上至少砸了2000萬了,最后負債200萬,投資遠大于負債。如果我們是為了騙錢,那我們為什么不造個便宜點的車呢?

        很多媒體把我寫成一個卷走用戶押金的騙子、老賴、說我跑路了,有文章說我的奧迪R8是用町町單車的押金買來的,這完全是造謠!這輛車在町町單車成立之前我就在開了。所以我想澄清一下。萬一以后我再做起來了,很多事情被爆出來。不管你們相信與否,我說的都是實話。

        現在町町單車正在走正常的公司破產程序,財務相關的問題,公安局都是去找我爸談的。

    我非常想把押金的事兒解決了,但這都需要錢啊。而我現在去籌錢還押金根本不現實,我身上有近200萬的債,以后不知道還有多少。

    3.jpg

    丁偉寫給父親的信(受訪者供圖)

        我現在不擔任町町單車任何職務了,我的說法也不能當做官方回應。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退不了押金的一萬用戶都能分到一輛町町單車。每輛車價值都在一千多塊,他們絕對不會吃虧。單車上的鎖也沒必要拆,不需要付費騎行,我們全當做公益了。我想我爸媽應該會支持。

    三、一無所有

        我這次進看守所接受調查是因為我是我爸媽公司的股東。我名下有7個公司。我爸喜歡頭銜都掛在我名下,他覺得這個東西會給我帶來好處。我當時18、19歲,什么都不懂,感覺就是簽字而已,但我并沒有拿到這些公司的分紅。一直以來,我都不愁錢,父母會給我打零花錢。

    現在我一無所有了,除了一身債務和一條狗。

        家里出事之后,一段時間我整天在家喝酒,喝完了就流淚。總覺得之前家里什么都有、親人都在,而現在父母入獄、女朋友也分手了,家什么都被封了,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天上地下的感覺。

        我進了看守所后,發現里面的嫌疑犯并不都是壞人,他們會安慰我鼓勵我。在看守所我們天天訓練、打坐,很多事倒想開了。事情已經發生了,我不來承擔誰來承擔?爸媽都進去了,我不去抗這個家,誰來抗呢?沒有辦法,不想做也得做。

    還會再創業嗎?現在說也是無稽之談。手里沒錢哇,創業也是需要啟動資金。

        下個星期我就要去北京工作了,再不工作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有個朋友在北京有一家傳媒經紀公司讓我幫他打理,我計劃白天上班晚上開主播掙點錢,眼看著為我爸貸的款12月就得還。

    已經沒有人可以救我了,我只能靠自己。





    分享到:

    伟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