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居人物網 - 匯聚家居精英、傳播家居文化、引領家居潮流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例分享 > 上市企業 >

    與經銷商“撕破臉”我樂家居經營現狀讓人堪憂

    123.jpg

        中國商報/中國商網(記者 王玥)近日,我樂家居被爆出與經銷商發生資金糾紛,甚至對簿公堂。這其中原因何在?我樂家居還有哪些經營隱患?

      與經銷商的“愛恨情仇”

      近日,中國商報記者收到我樂家居原江蘇無錫經銷商黨勇強的爆料。黨勇強告訴記者,2016年至2018年間,黨勇強為了滿足我樂家居對無錫市場的要求,投資600萬元開設了三家門店。然而在第三家門店開業后,黨勇強卻被意外告知,我樂家居在無錫市場將改為直營銷售模式。這意味著,在合同期內,我樂家居將收回黨勇強在無錫市場的代理權。黨勇強表示,我樂家居與經銷商的相關合同是一年一簽,合同本應雙方各持一份,但黨勇強手中2018年的合同一早被我樂家居以蓋公章的名義收回。

      黨勇強表示,盡管自己不同意我樂家居強行收回經銷商資格,但是自己并沒有話語權,為了減少損失,只能以240萬元的價格簽訂店面轉讓協議。原本按雙方合同約定,在各種費用抵扣之后,我樂家居需向黨勇強共支付62萬元,其中17萬元先行支付,余下的45萬元尾款在2019年4月前完成支付。但黨勇強表示,迄今為止并沒有收到合同尾款。

      中國商報記者查詢上述轉讓合同后發現,尾款爭議涉及20單家裝訂單。我樂家居相關負責人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拒絕支付尾款是因為合同中約定,尾款需扣除上述訂單的成本及費用,再加上因黨勇強違約產生的客戶投訴費用,總額已超過45萬元。

      對于這種說法黨勇強并不認同,他表示,我樂家居提供的賬單不實,客戶投訴是因我樂家居不履行訂單協議造成的,不應算到自己頭上。

      實際上,去年我樂家居就被爆出與經銷商關系緊張。去年7月,數十位我樂家居的經銷商在廣州建博會現場身著“我樂家居坑害經銷商”字樣的T恤進行維權。據了解,維權的主要原因是我樂家居推動經銷改直營戰略,迫使原有經銷商退出,但未處理好善后補償等事宜;也有不少經銷商抱怨我樂家居不斷提高開店數量、增加經營收入壓力。

      截至目前,我樂家居已對黨勇強等人就廣州建博會維權一事提起訴訟。而黨勇強也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過去后,將通過法律途徑向我樂家居討要尾款。

      我樂家居高管動蕩

      記者注意到,我樂家居曾在年報中披露,當前公司存在經銷商風險,如個別經銷商不遵守公司管理制度或者無法完成約定業績目標,或由于自身原因不再與公司合作,可能對公司品牌美譽度或經營業績等造成不利影響。

      不可否認,在家居行業中,品牌方與經銷商的關系較為緊密,銷售渠道直接影響著經營收入。盡管我樂家居負責人認為公司經銷商管理較為系統、完善。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該公司與自家經銷商對簿公堂已成事實,這在業內實屬少見。

      除了與經銷商關系緊張之外,我樂家居的高管團隊也并不穩定。據了解,自2018年12月開始,該公司副總經理沈陽、副總經理劉貴生、董事會秘書張華、公司副總經理張祺均離職。其中,沈陽從聘任到離職前后不到40天時間。

      而張華在我樂家居的任職時間也只有短短一年多。他離職后,該公司董秘一職一直懸空未定。在董事兼副總經理徐濤代理該職位滿三個月后,我樂家居于去年8月發布公告稱,將由公司董事長繆妍緹代行董事會秘書職責。

      一位不愿具名的經濟學教授告訴中國商報記者,企業高管頻頻變動往往意味著內部管理不穩定,勢必會影響公司的正常運營;專業董秘的缺失也使得公司與外界的溝通交流受限,公司信息披露也會出現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7月,該公司提出了股權激勵計劃,被外界視為穩定人心的舉措。然而,該股權激勵計劃有著苛刻的實施條件。

      對此,上述專家認為,我樂家居此前曾因業績未達標叫停股權激勵計劃。當前家居行業競爭壓力加大,擴張市場份額難度增加,該股權激勵計劃的條件相對較高,高管能否拿到激勵存在變數。再者,此次股權激勵計劃僅占公司股本總額的1%,與繆妍緹自身持有的63.88%股份相比,能否收買人心很難判斷。

      如何化解現金流壓力

      從業績來看,我樂家居營業收入與凈利潤連年上漲。1月14日,我樂家居發布業績預告,預計2019年度實現凈利潤1.43億-1.58億元,同比增長40%-55%。該公司表示,公司直營業務、大宗業務快速增長,南京溧水現代化工業4.0柔性新工廠即募投項目“全屋定制智能家居系統項目”生產效益進一步釋放。

      不過,受大宗業務快速增長的影響,我樂家居的現金流似乎承受著較大的壓力。相比直營、經銷業務,大宗業務的回款周期較長。

      中國商報記者查詢我樂家居歷年財務數據發現,2017年,該公司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為2.24億元,2018年,該數據則降至1.32億元,2019年一季度末,該數據為-1.11億元,到了第二季度末,該數據為128.31萬元,而到了第三季度末,該數據又變為81.59萬元。上述專家認為,我樂家居2019年全年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減少的可能性較大。

      有分析認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家居行業今年一季度的銷售將降至冰點。在此背景下,我樂家居的現金流壓力勢必會增加。

      與此同時,我樂家居的存貨周轉率也在不斷下跌。自2017年以來,該公司存貨周轉率由13.34次降至2019年中報的3.45次,這說明該公司銷售回籠資金減慢、變現能力降低,財務風險有所上升。

      在這種背景下,與經銷商存在矛盾、高管變動頻繁以及財務風險加大這三大隱患是否會影響我樂家居的未來?本報記者將持續關注。





    分享到:

    相關推薦

    伟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