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居人物網 - 匯聚家居精英、傳播家居文化、引領家居潮流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例分享 > 家居學院 >

    梁寧:成功不是干出來的,是活出來的

        1995年,深圳,一個單位里有臺交換機壞了。這個單位負責程控交換機的男生,就把壞掉的交換機,拿到購買的公司去修。

      那家公司很小,技術也不行,修半天修不好。這個男生就說,要不算了,你們幫我搭個環境,我自己調吧。于是這個男生就在這家公司,用他們的調試環境干了三天,自己把交換機修好了。

      然后,這家公司的人說:兄弟,技術不錯啊,要不留下來一起干吧。這個男生說,不行啊,單位的人還要打電話呢,就提著交換機走了。

      這個當年管單位交換機的男生,是周逵,連續5年當選福布斯全球最佳投資人。

      而這個當年特別小、技術也不咋行的小公司,叫華為。

      去年,周逵在跟我回憶起這個小插曲的時候,還感慨了一句,真是想不到,當年那么小的一家公司,20多年后會成為一個這么偉大的企業。

      我想,當年那個對他說“兄弟留下來一起干”的人,也不會想到這個埋頭干活的工程師小兄弟,會在20多年后,成為今天中國最優秀的投資人之一。

      這是一個屬于當代中國的故事。

      周逵個人的增長,華為公司的增長,背后是整個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

      我們每個人都是這個時代的紅利的受益者,但是為什么周逵能夠成為周逵,華為能夠成為華為?

      總還有屬于他們個體的非常特別的東西。

      為什么在相同條件里,大家做一樣的事情,取得的增長結果不一樣?

      我對這個非常好奇。于是花了2年多的時間,去尋找答案。

      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有時候即使直接去問當事人,當事人告訴了你為什么,你也需要再想想。

      再說一個故事。

      北京三環邊,有個賽迪大廈。賽迪大廈樓下,挨著有個餐館。

      我有一次去賽迪大廈辦事,中午就在這個餐館吃飯。結果,中午飯點兒,餐館客人非常少,老板閑在那里。

      我就問他:老板,這是飯點兒啊。怎么吃飯的人不多啊?

      老板跟我分享。他說,我認真地琢磨了,我覺得主要原因是兩個。

      第一,這是三環邊,過車多,但一腳油就踩走了,不容易停下。

      第二,這附近就這一個餐館。餐館一般得扎堆才好活,你看簋街,一堆餐館開在一起。大家直接往那邊走,這家不成就去另外一家了。

      一年后,我又去賽迪大廈辦事,中午又去那個餐館吃飯。結果,人超多,得排隊。我一看,老板換人了。

      等吃完飯,我又去找老板聊天。說:哎,老板,你們家生意怎么這么好啊?

      老板說:哎呀,這個吧,我覺得,第一,這是三環邊,過車多。

      第二呢,這附近只有這一個餐館。

      所以,當我們研究增長的時候,我們要搞清楚的究竟是什么問題?

      就是我剛才說的這些:為什么同一個位置,同一個消費群體,一個餐館生,一個餐館死?

      為什么25年時間,成就了周逵,成就了華為。

      而很多,在1995年,2000年,2005年,2010年,比周逵優秀的人,比華為強大的企業,在日新月異的近十年里,卻失去了光彩。

      我花那么多時間,去約人、去做訪談、去讀書,不僅僅是為了做出《增長思維》這門課,更多的是,為我自己,為我的朋友,為創新者的共同體,為大家過去十年的集體經驗,做一次梳理,然后再把它回饋出去。

      如果把我自己的人生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從出生到離開聯想之前的“傻白甜”階段;

      第二個階段是從離開聯想開始,到2011年進入騰訊,我稱之為10年“入妄”階段;

      第三個階段,就是從2011年到現在,我姑且稱為“平常心”階段吧。

      在我的課程《增長思維》里,我講“傷口是后天的器官”。

      一個人哪里最敏感?我告訴你,傷口最敏感。

      一個人如果看到什么會覺得痛,那一定是因為,他在那里有傷。

      我曾經在“妄境”里掙扎了10年,說真的,渾身是傷。但也因為這些傷,才成為了今天的我。

      那我懷念那個傻白甜、干干凈凈沒有傷口的自己嗎?完全不。

      那個時候,我被保護得太好,只能通過眼睛看世界。別人的傷口,別人的疾苦,別人的處境,別人的不得以,明明白白在我面前,但是我沒感覺、看不到。

      因為我是那么無知無覺,滿眼只看到自己的優點和對世界的想當然,所以,才會“入妄”。

      因為我覺得自己不是凡人,所以一定要干點什么,來證明自己。

      這當然錯了。

      因為人生根本不是一道證明題。

      那個時候黎和生幫過我。黎和生看我實在太想成功了,就向我傳授他參透的秘訣。

      他說:“做一件你讓你自己覺得羞愧的事,堅持5年,就能成功。”

      他解釋說,我們這種自命不凡的人,辛苦和挫敗都可以忍,最難忍的是羞愧。能扛住羞愧,絕對是高門檻,足以阻擋其他對手。

      那個時候,我剛開始創業,還在凹造型、想要各種各樣的認同和贊美,有各種各樣的觀念潔癖。

      看不起這種人,看不起那種人,看不上這個事,看不上那個事。

      這是什么情況?這就是我《增長思維》第17講里面的“人際容納度”。

      這么淺的人際容納度,讓我辦企業只能像守一個小花盆,種幾株我喜歡的花。這是不可能有什么豐盛的收獲的。

      而這樣,怎么能對得起相信我的每一個人。

      所以我痛苦得要死,因為左邊是觀念潔癖,對世界的排斥,右邊是羞愧,愧對大家。

      我被夾在中間。

      而內心的一道一道傷口,大概都是從這種碰撞里來的。

      所以說,裂痕的價值,就是光照進來的地方。

      有一天,我突然坦然了。

      其實一切的痛苦,只是我自己在作。

      我這么痛苦,其實只是因為我把人生想成了一道證明題。為了證明某種東西,而企圖扭曲現實的一切。

      我想扭曲現實,現實就對我啪啪打臉,把我打醒為止。

      但如果我完整地接納現實:我就是個普通人,我所有的同事都是普通人,我不需要包裝某個同事是什么精英來給自己壯膽,大家都是普通人,恰好別人有某種需求,但是他這方面的積累沒有我們多,所以我們就認認真真幫人家把事辦了,我們持續幫別人服務,就積累了專業度。這事就這么簡單。

      于是,我看現實多嫵媚,現實看我,也就還行了。

      好,恭喜我吧,就這樣,我進入了人生比較美好的“平常心”階段。

      “入妄”與“平常心”這兩個階段,幾乎是每個創業者都必經的,甚至會有兩個階段來來回回拉鋸的體驗。

      這不是教科書上的邏輯推理,而是創業者的心經。

      所以,作為一個創業者,回頭再看《西游記》,另有一番體會。

      當唐僧到達西天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其實一直以來,只有他孤身一人走在取經路上。

      沒有孫悟空、沒有豬八戒、沒有沙和尚,所有的角色,都是他幻想出來陪伴自己的另一個自己。

      孫悟空,是那個無所畏懼、永不服輸,上天下海尋求解決問題的自己。

      豬八戒,是那個真實的人性,會害怕、想退縮,也想舒服一點放松一點的自己。

      而沙和尚,更是個有意思的角色,創業的漫漫長路,你內心覺得自己是孫悟空,其實別人看你是沙和尚。一個沒有什么特別資質、悶著頭、一步一步向前走的笨家伙。

      唐僧呢?也許你在外頭,看上去是孫悟空,是豬八戒,或者沙和尚,而你的內心,只能是唐僧。

      唐僧就是啥本事都可以沒有,但有一個使命,一念執著。

      他說:我要去西天取經。

      一路上,他哭過,絕望過,軟弱過,向人求救,但從來沒有說過一句:我們放棄吧,我們回家。

      因為你的使命,你的執著,才會召喚力量,大山和沙漠都不能阻擋,滿天神佛都會來幫你。

      所以,最強大的,不是悟空,是唐僧;最強大的,不是技能,是使命。

      這就是我在《增長思維》中談的,可以撬動增長杠桿的那個支點。

      所以我說,成功不是干出來的,是活出來的。

      讓你真實感知世界的,不是你頭腦中的知識,而是你的傷口。

      讓你強大到可以撬動這個世界的,不是你的技能,而是你的使命。

      “使命”這個詞,從字面上看,就是“你怎么使你這條命”。

      唐僧這條命,就是拿來去西天取經的。取經人,死在取經路上,無怨無悔。這就是使命。

      不知不覺,我們這群伴隨中國IT互聯網成長起來的人,都走近了知天命之年。就是會開始想,自己這條命,到底是拿來做什么的。

      生命就是時間,這個動作,那個動作,這個項目,那個項目,一切都要花時間。而生命的能量就不知不覺地耗散在一件又一件的事情里。

      在我和那些過去一起混在中關村、如今都成為互聯網大佬的朋友們,討論《增長思維》的時候,談得更多的,不是這事怎么干,而是這一生怎么活。

      所以,如果你問我最近幾年,對自己最滿意的事情是什么。

      真的不是做出了《產品思維》和《增長思維》,而是我構建了自己的生活。

      說起來也很簡單,就是讀書、跑步、見朋友、看電影、寫日記,這幾乎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而我的作品是在這樣的生活中,一枝一葉長出來的。

      我去看身邊的每個人,我去訪談的每個人,除了他們的思考、他們的做法,更關心他們的活法。

      小米創始人雷軍30年如一日當中關村勞模,這就是他的活法;

      得到創始人羅胖每天讀新書,這就是他的活法;

      十一學校總校校長李希貴的生日被大家知道了,當天收到400多條同學的生日祝福,他一條一條回復,回到凌晨一點,這就是他的活法。

      一個人的信仰,不是他說出來的,而他是活出來的。

      一個人的成功,不是他干出來的,而是他用自己的一輩子,活出來的。

      兜了個圈,其實,我還是想談談“使命”。

      我是一個普通人,但是我發現我也有我的使命。

      我的使命就是:講好中國創新的故事。

      我對中國故事知道的不多,只求能把屬于我們創新者共同體里,發生和探索的一些故事,持續發現,持續講出來。這一生于愿已足。

      我經常反復說的話,合理的部分是理性,不合理的部分,是人性。

      過去的教材和商業報道,都是把一件事理性的部分抽出來呈現。但是你完全按照它去做,一定會失敗。為什么?你在教材里學到的是理性,但是做事情時要處理的全是人性,包括還要安放自己的人性。

      道理很多,但是一個中國人怎么在當下活?這是我做《增長思維》最努力希望交付的東西。

      除了機會的選擇、模式的設計、組織的搭建、杠桿的使用,我簡化了道理的陳述,放進了大量的故事。

      希望在這些故事的一些細節和吉光片羽,能給你一些參照,原來,這個人是這個樣子啊。

      我希望你聽我的故事,不但有道理的啟發,更有情感的放置。

      希望你能以人性的視角,有溫度、有血有肉地來感知在中國的創新中,所發生的一切。

      這一切,都是和你我一樣的普通人,做出來的。他們和你一樣,有笑有淚,有迷茫,有脆弱。

      同一個時代,不同的企業選擇;同樣的傷口,不同的活法。這樣的人世間千姿百態,就是我看到的最美好的東西。

      這樣的美好,我愿意以一生之力去收集,去分享。

      非常高興能夠在得到大學秋季開學典禮這樣一個特別的日子,與你分享對我個人來講最重要的事。

      在未來的日子,我會繼續講中國創新的故事,而你,也許會成為我故事的主角。

      謝謝!

    1571996008216760.jpg





    分享到:

    伟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