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居人物網 - 匯聚家居精英、傳播家居文化、引領家居潮流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有約 > 人物觀點 >

    林作新:學習韋格納的理念與精神

    640.webp.jpg

          幾年前我在一個微信群聊中提起北歐的許多設計,是源自于中國的明式家具,居然引起一些所謂的設計師的質疑,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我們的所謂的設計師,一直以來,開口意大利,閉口北歐。說某些歐洲的設計源自于中國,他們一下子坍塌了。

          然而現實就像一支利箭,無情地射穿了他們的幻想的紗窗。老友蘇垣和曹新民寫了一篇文章:從丹麥“中式圈椅”說“新中式”如何創新發展。

    文中講到丹麥的設計大師漢斯·韋格納如何將中國46張傳統設計的椅子,以五分之一的比例,一張一張的做出來,從中學習中國設計的精髓,然后再重新設計。

    我在很多年前就說了,北歐的設計師,對中國明式設計是經過了雙重轉換:

    東方——西方

    古代——現代

    他們比中國人的重新設計還困難,中國人只要:

    古代——現代

          這樣一個轉換就可以了,因為明式本來就是中國人的東西。然而我們的設計師,有幾個人切切實實地將我們的傳統家具親手做一遍,從中深切體會其中的精髓的?

    不要小看這個做樣品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每一個線條,不是畫的,是做出來的,這是完全不一樣的體驗。

          明式家具本身在設計上,太簡潔了。道家的那種“大道至簡”的精神發揮到了極致。因此韋格納一開始覺得要“改造”太難了,可以修改的空間非常有限。

    其實那不是修改,也不是改造,那是上面說的雙重轉換。他必須將東方的文化轉換成西方文化,也必須將古代(生活方式)轉換成現代的生活方式。

    他將紅木改為歐洲的櫸木、橡木(而不是像今天的中國人那樣,滿世界去砍紅木),座墊改軟包或棕繩等等材料的轉換。

    從東方的轉換成西方的東西,我想他沒有太多的難度,他本身就是西方人,可以用西方人的視角去看東方的東西。

    其實這恰恰是他的一個優勢,只要經過這一轉換,他就獲得了某種創新,比中國人多一層困難,反而更有利于創新。

    但從古代到現代,由于他不懂得中國的歷史文化,就比較費勁了。

          于是“經過不懈努力,終于找到了突破口。在傳統圈椅的兩根前腳之間的下部,有一根橫木,即腳踏棖。然而當就坐者身體前傾時,尤其是從椅子上起身時,會覺得腳踏棖很礙腳,于是韋格納就把這根橫木上移到了椅腿的上部,靠近座面的位置。這是韋格納在設計“中式圈椅”時的一個創新。”

          其實這腳踏棖還有一個叫法:“托泥”,雖然中國人在很早以前就懂得做地磚,所謂“秦磚漢瓦”。但也僅供帝王將相使用,一般老百姓是用不起的。椅子四只腳,在泥地上容易陷進去,因此椅子底部由四根橫木圍起來。接觸面大了,椅子可以平穩地在泥地面上。

          到一九四三年的歐洲,普通老百姓的家里即使沒有地磚、木地板,也有水泥地。因此“托泥”失去了它的實用意義,去掉是合理的。

    至于說是因為人體工學的考慮,那也未必。韋格納的時代,還沒有人體工學的說法,可能他也觀察到:

    “人從座椅上起身時,小腿向后收攏,才會起到支撐作用,人才能從椅子上起身。”

    但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是因為這樣才去掉托泥,然后在靠近坐面的位置加一支橫木。

          1943年,1944年他的“中式圈椅”都沒有這支橫木,而是把前后棖加大,加固椅腿。1949年的“y”字椅,以及1952年的牛角椅,才在四周加橫木以加固椅腳。而最著名的“總統椅”,也沒有加橫木,只是加大橫棖。

    640.webp (1).jpg

           韋格納就是一個工匠,沒有那么多學理,他繼承了明式的簡約與造型,然后以他復制過大量的中國傳統家具的經驗、以他的工匠精神,去改造中國的圈椅,以適應現代的北歐人的生活方式。

    于是他設計出了享譽世界的“中國椅”。

    640.webp (2).jpg

          我們今天的新中式,還有許多椅子,甚至沙發的造型,腳底下還有一圈橫木(腳踏棖,托泥),不知道為了什么?在腳底下加一個木框,增加了與地面的接觸面,如果地面不是非常平坦的,椅子反而不穩。這是食古不化,與韋格納的理念與精神相反,沒有去適應現代。

    新中式的設計,不妨學學韋格納的理念與精神。

    1551493727373762.jpg





    分享到:

    伟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