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居人物網 - 匯聚家居精英、傳播家居文化、引領家居潮流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有約 > 人物觀點 >

    黃劍輝:中國民營企業前行之路還需清理哪些障礙

           近日,國家高層接連給民營經濟發展打氣,強調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中,我國民營經濟只能壯大、不能弱化,而且要走向更加廣闊舞臺。改革開放40年來,民營企業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國內到全球的成長過程,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日益增強,逐漸撐起了中國經濟的“半壁江山”。

           在本文中,原子智庫特約作者,民生研究院院長黃劍輝回顧了中國民營企業歷經40年曲折發展道路,梳理了民營企業當下的輝煌成就,同時就民營經濟未來發展中可能遇到的問題加以解析。

    timg.jpg

           改革開放40年來,民營企業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國內到全球的成長過程,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日益增強。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并重申“兩個毫不動搖”,為民營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指明了方向,標志著中國民營經濟進入新的歷史階段。

    01、回顧過去:中國民營企業歷經40年曲折發展道路

    (一)在經濟困境中誕生,在探索中前行(1978-1991)

          1958-1978年長達20年時間內,由于各種原因,中國經濟長期處于停滯和徘徊狀態。城市地區和農村地區面臨較為嚴峻的就業問題和吃飯問題,為民營經濟誕生提供了土壤。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拉開了改革開放的序幕,開啟中國民營經濟時代,國家開始承認私有經濟的合法性。

          1982年黨的十二大提出“堅持國有經濟為主導和發展多種經濟形式”。同年,我國進行了改革開放后第一次憲法修改,明確提出“在法律規定范圍內的城鄉勞動者個體經濟,是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的補充。國家保護個體經濟的合法的權利和利益。國家通過行政管理,指導、幫助和監督個體經濟”。1987年,黨的十三大提出繼續發展多種所有制經濟,強調私營經濟是公有制經濟必要的、有益的補充。民營企業得到了官方鼓勵。1988年的憲法修正案確立了民營企業的地位。

    (二)在市場浪潮中成長,在改制中壯大(1992-2001)

          市場經濟制度確立,下海潮促民營企業蓬勃發展。1992年,鄧小平南方談話,給私營企業家和個體戶吃了一顆定心丸,推動民營企業進入新的發展階段。1992年,黨的十四大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道路。1997年黨的十五大第一次明確提出將“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成分共同發展”作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一項基本經濟制度確立下來。民營企業的作用再次受到官方的肯定。全國上下創業激情高漲,民營企業利用這一良好窗口期,異軍突起,蓬勃發展。

          國企改革拉開帷幕,助力民營企業迅速發展壯大。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國有企業出現大面積虧損。1997年,黨的十五大對國有經濟提出“抓大放小”“從戰略上調整國有經濟布局”的方針。大量國有企業改制,產權開始流轉,民營企業迎來歷史性發展大機遇,開始在各行各業中嶄露頭角。

    (三)在全球化中拼搏,在競爭中強壯(2002-2012)

           中國從2001年12月11日起正式成為WTO成員。加入WTO使得中國更加快速地融入全球化進程,為中國民營企業參與全球化進程,在國際競爭中發展壯大提供了機會。2002年黨的十六大以后,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進程加快,民營企業開始注重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從國內向國際發展,“走出去”投資、并購的行為日益增多。2005年、2010年,國家相繼發布民營經濟“新舊36條”,阻礙民營企業發展的法律法規和政策得到清理和修訂,市場準入條件放寬,市場環境得到較大改善,民營企業投融資、稅收、土地使用等政策陸續提出。一系列重大政策和事件推動了民營企業大發展,并促使中國成為“世界工廠”。

    (四)在新常態中謀變,在涅槃中重生(2013-2017)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全面深化改革的決定為民營企業吃了一顆定心丸,消除了民營企業的顧慮。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公有制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支柱,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根基。公有制經濟和非公有制經濟都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都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基礎,還特別強調“公有制經濟財產權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經濟財產權同樣不可侵犯”。中央及地方政府在財稅、投融資體制、市場準入、信貸政策、支持中小企業及小微企業、產權保護等多方面出臺政策,優化、改善營商環境,鼓勵民營企業發展。民間投資熱情和創業熱情大量釋放,民營企業數量急劇增加。

          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深入,民營企業生存壓力不斷加大,轉型升級迫在眉睫,它們通過技術、管理、產品、商業模式等創新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加快轉型升級步伐,從產業鏈中低端向高端邁進,從傳統產業向新興產業調整,加大在戰略性新興產業、現代物流業、金融服務業、融資租賃、電子商務等產業方面的布局。民營企業正在新一輪轉型升級中涅槃重生。

    02、笑看今朝:中國民營企業風雨兼程40年成就輝煌

    (一)民營企業已成為中國市場主體生力軍,經濟實力大幅增強

           四次創業潮催生大量民營企業。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歷了已經歷了四次創業潮,即20世紀80年代中期改革開放創業潮、20世紀90年代初期下海創業潮、21世紀初期互聯網創業潮、2014年以來創新創業潮。民營企業從改革開放初期的10萬戶左右發展到私營企業3000多萬戶,個體工商戶6579.4萬戶,其數量已占市場主體比重在95%。黨的十八大以來,民營企業數量每年以20%以上的增速增長。

    民營企業注冊資本大幅度提高。私營企業注冊資金在2002年-2015年間增長35.51倍,戶均注冊資金增長4倍左右,且始終保持上升態勢。個體企業資金總額從則增長了8.73倍,戶均資金額增長3.3倍。

    (二)民營企業已成為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支撐作用日益牢固

           民營企業在經濟增長中已占半壁江山。民營經濟創造的GDP占比從改革開放初期的1%上升至60%,有的省份高達70%以上。從稅收角度看,來自民營企業的稅收占全國稅收的50%以上,部分民營經濟發達的省份接近70%。

    民營企業成為吸納就業的重要蓄水池。民營企業提供了80%的城鎮就業崗位,吸納了70%以上的農村轉移勞動力,容納了90%的新增就業。

           民間投資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壓艙石。在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中,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累計比重已占至60%以上,民營企業投資占比穩定在30%以上。民間投資已成為中國投資的主導力量,成為中國經濟穩定增長的壓艙石,民間投資、民營企業投資增速的快慢已成為判斷經濟冷暖的重要風向標之一。

          民營企業成為中國對外貿易的主力軍。近年來,民營企業出口呈現不斷上升的趨勢,由2011年的33.5%提高到2016年的46.5%,提高12.5個百分點,顯示中國民營企業出口競爭力不斷提升。2015年民營企業在出口中的比重首次超過外資企業,此后2016、2017年,民營企業一直保持出口份額居首的地位。

    (三)民營企業在國內外的競爭力不斷增強,競爭地位快速提高

           大型民營企業數量越來越多,競爭力在不斷增強。2010年,在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中僅有3家營業收入超過千億元,2017年有六家民營企業2016年營業收入突破3000億元大關。2014年中國內地首家民營企業登上世界500強榜單,2017年入圍的民營企業數量增至24家,占中國上榜企業數量達20%。中國企業聯合會發布的中國企業500強中,民營企業數量在2010-2017八年間不斷增加,從172家增加至226家,占比由34.4%提高至45.2%。

           民營企業對外投資保持強勁,競爭地位不斷提高。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深入推進,國際產能合作組建深入,“走出去”政策體系不斷完善,民營企業對外投資屢創新高,2016年中國對外非金融類投資流量中,非公有經濟控股的境內投資者對外投資占比達到68%。截至2016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者中民營企業數量占比達86.8%,超過國有企業,成為對外投資的主力軍。民營企業對外直接投資存量占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的38.7%。

    (四)一大批民營企業家在市場浪潮中崛起,挑起民族脊梁重任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培養造就了一大批吃苦耐勞、不畏艱難、敢于拼搏、堅韌不拔的民營企業家隊伍。20世紀80年代,魯冠球、柳傳志、張瑞敏、劉永好、吳仁寶、宗慶后、任正非、年廣久等第一代民營企業家脫穎而出;20世紀90年代初下海潮培育了陳東升、毛振華、馮侖、潘石屹、王石、俞敏洪、李寧、史玉柱等第二代民營企業家,有人將他們成為“92派企業家”;2000年前后,隨著互聯網興起,一批擁有高學歷、高技術、年輕化的具有國際視野和創新精神的第三代民營企業家誕生,如馬化騰、李彥宏、張朝陽、馬云、周鴻祎、劉強東、丁磊等互聯網企業大咖;2014年后國家大力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新生代民營企業家走上歷史舞臺。

    03、靜思不足:中國民營企業前行之路仍需多方清障

    (一)民營企業自身短板仍然突出

           突出表現在:一是公司治理結構不健全。中小民營企業家族式治理模式較多,仍未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公司治理結構不健全,缺乏科學有效的治理機制,使得企業短期投機行為嚴重。二是整體創新能力待提升。90%以上的民營企業是中小企業甚至微型企業,處于產業鏈低端,缺乏核心競爭力,制約了民營企業可持續發展。三是誠信精神有待再提高。民營企業信用違約、跑路現象頻發。2014-2017年中,首次違約的債券發行人主體中,民營企業占比高達70%以上。四是壽命短難以發展壯大。據統計,中國民營企業的平均壽命只有3年左右。而國外民營企業平均生命周期為12.5年,其中有不少跨國企業已有超過百年的成長史。

    (二)外部營商環境仍需大力優化

          平等待遇仍停留在文件層面。各級政府出臺多項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舉措,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政策并未落實到位,大量隱性壁壘存在,民營企業平等待遇難以落實。在獲取資源方面,難以獲得與國有企業一視同仁的待遇。

    市場準入門檻仍存隱性障礙。在諸多領域,民間投資仍存在市場準入的隱性障礙,相關配套措施不完善,政策落實不到位,導致民營企業難以公平參與競爭。

    新型政商關系尚未完全建立。2016年,國家領導人提出要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但在實踐過程中,民營企業仍然在政府部門“遇冷”,“親”“清”新型政商關系尚未完全建立,民營企業發展面臨的軟環境亟需進一步加大力度改善。

    (三)運營成本居高不下負擔較重

           在各種成本中,人力成本、稅費負擔、融資成本等三大成本是影響民營企業發展的最主要成本因素。

           宏觀稅負增長速度較快。1996年是中國宏觀稅負的分水嶺,1996-2012年,大中小三種口徑宏觀稅負均呈現上升趨勢。2012年以來,一系列減稅降負措施的陸續出臺,小口徑宏觀稅負穩中有降,中口徑宏觀稅負自2016年開始下降,但大口徑宏觀稅負一直處于上升趨勢,2017年達36.32%。且非稅收入負擔較重,非稅收入占GDP比重一直處于上升通道,由1990年的0.61%增至2015年的3.97%。隨著政府減費政策推出,2017年減至3.41%。但社保繳費占商業利潤的比重高達48%以上。

          人力成本在節節攀升。人力成本是制約民營企業發展的最大成本負擔。受中國進入老齡化社會、最低工資標準逐年提高等因素影響,企業的用工成本連年上漲。民營企業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從2008年的17071元上漲至2016年的42833元,漲幅150.91%。

           融資問題仍有待破解。民營企業融資獲得程度不高,2018年1月31日世界銀行等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國中小微企業數量總計達到了5600萬家,中小微企業潛在融資需求達4.4萬億美元,融資缺口達1.9萬億美元,有41%的企業存在信貸困難。

    作者黃劍輝系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院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本文刊于11月19日騰訊網。原標題:“民營企業如何撐起中國經濟的半壁江山”

    1543549761330891.jpg





    分享到:

    伟德体育